碳酸 ٩(๑•̀ω•́๑)۶

通稱懷特。

臺灣人,喜歡打遊戲的壞脾氣肥宅。

寫文居多,偶爾畫圖、COS。

【Cps / 同盟】無題

> 短文復健
> 同盟無差別
> 希望想表達的東西有好好呈現

當那鋒利的刀刃劃過他的右眼時,他感覺到體內的血液在剎那間,全都沸騰了起來。一向以冷靜著稱的他,竟被內心的撼動灼燒到產生了與對勝利的期待相同,那種渴望的錯覺。

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。

興奮且難耐,體內像是有隻名為慾望的野獸叫囂著將掙脫出籠。貪婪的想把內心浮現的所有一切全納入口中。

他看著站在面前的那個男人。那名邀請他與自己結成同盟的男人;那名無情的用刀刃劃傷自己右眼的男人;那名有著宛如祖母綠寶石般深邃眼眸的男人。

「跟我走,一同在這個逐漸崩壞的世界中戰鬥。」

然後,自己必定會握住了他朝自己伸來的手。

我想讓這個世界流動起來,與這個男人一起。

古斯塔夫對於右眼的那道傷絕口不提。

這是來到這個世界的英雄們眾所皆知的事。

但也不是沒有過好奇的孩子去一探究竟,比如那個24小時都在玩遊戲的少年與那個喜歡對他人惡作劇的少年。

就連與古斯塔夫交情深厚的櫻華忠臣,被問到這個話題也只是露出了自負的笑容,而沒有再多說一個字。

互為戰友的兩人,像是早有默契般,對於那道傷疤的事只是沉默不已,然後眼神流露出些許笑意。

「忠臣。」
「嗯?」
「我會幫你一起重建你理想的那個帝國,那個不會再有寂寞與冰冷的世界。」
「那可是命令而不是請求,是絕對要服從的。」
「……我明白了。」

從你的離別之意中,只有我加速闖入了你的世界。

從你拯救我的那天開始。

【マルリリ】請向我走來,一步就足夠了。

一如既往的短打:D

「這一切都沒有意義。」

耀眼且柔順的金髮折射著太陽的光芒,刺痛我的雙眼。
他那祖母綠的雙眸黯然無光,像是被灰塵掩蓋其光輝的寶石。
當他說出那句話時,那淡然的表情則讓我感到心痛。
必須為這孩子做一些什麼,我如此心想著。
但是,即使如此我也……
因為膽小而不敢踏出那一步。

「神明大人啊,若是真的有奇蹟的話……請讓我有勇氣踏出那一步吧。」
那樣的話,這樣的人生一定能夠改變的。
我是如此堅信著。

#

無聊的人生,無趣的世界。
今天依舊也只仰賴著螢幕中的魔法少女生存。
即使精通12種國家的語言,但無法真正傳達出自己的想法的話,那一切都是空談。

「想被人緊緊擁抱住……」
就算有這樣的想法,周遭也只剩一直以來陪伴著自己的孤寂與沉默。

「神啊,若是真的有奇蹟的話……請讓我有勇氣踏出那一步吧。」
一步,只要能夠向她邁進一步,或許自己就能夠……

「如果有馬上傳到你身邊的魔法就好了,對吧?馬爾克斯君。」

熟悉無比的,那名少女的嗓音穿入耳中。

那一刻,停滯不前的時間終於開始流動。

【Style】雨

雷陣雨總是來的特別急,尤其是在這個炎熱的季節裡特別容易發現。

而跟雷陣雨一同前來的悶熱感,不管幾次都讓我無法適應。感覺必須得要特意呼吸,才能夠從沉悶的環境中吸取到一點的空氣。

大雨還在持續著,Kyle從房間的窗戶看見爸爸停在外面的車也被雨滴舖滿了整個車身。

他急急忙忙的跑去外面,對著媽媽的呼喊只是敷衍的應了一聲。連雨傘都沒有拿,雨衣也沒有穿就跑到了爸爸的車旁。

他在車窗上畫上了一個笑臉,隔著車窗對空無一人的座位做出鬼臉,然後再自己一人大笑著。

他也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就是有一股衝動驅使著自己做出這些事。感受著雨水滴落在身上,那樣細膩的感覺。

他被自己給逗樂了。

「嘿、Kyle,你還好嗎?」

在熟悉不過的聲音突然傳來,他像是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一般繃起身子,慌忙的回頭。

Stan·Marsh,他的SBF就在他的房間內,透過窗戶看見了他方才所做的一切蠢事。

「Stan!你幹嘛偷看啊!」臉頰無法控制的變得緋紅,Kyle大叫著斥責他偷看的行為。

「我沒有。」他笑的就像狡猾的狐狸,「我光明正大的在這邊看。」

「Satn!」

「先別說這些了,難道你不會冷嗎?」

不說還好,被Stan這麼一說後,Kyle倒是真的開始覺得有些冷了。

「是有點……」

「上來我的房間吧。」黑髮的少年笑的有些曖昧。

「我上去就往你的下面踹。」他回以一個白眼當作答案。

「我先回房間換衣服……」猶豫了一下,Kyle還是妥協了,「等會再過去。」

Kyle總是拿他的SBF沒辦法。

「嘿、再跟你說一件事。」

「什麼?」Kyle不解的看著他。

「在雨中接吻還挺浪漫的。」他笑著,藍色的眼睛像是裝滿了星星的夜空。

而Kyle也不禁跟著笑了出來。

【Style / Creek】短文練習

#黑手黨設定(詳細設定之後會放#反正兩對的兩人各是不同組織的首領跟隊員,Kyle跟Craig;Stan跟Tweek)

Kyle的組織叫惡魔角,是非法的軍火商。
Stan的組織是SouthPark,專做人口跟器官交易
別對名字太認真,只是隨便取的XDDD

#年齡捏造

#國外好像沒有聘金這項東西,就當是好笑的(?

#小學生文筆+嚴重OOC,請斟酌食用

Kyle一直很喜歡Stan那對藍色的眼睛,就某部分來說。

它們像是寶石一般的耀眼,非常吸引人,讓人不自覺的想要靠近。但Kyle討厭Stan,不只是因為他是一個專偷器官的渾蛋,更是因為對方每次都喜歡挑他們惡魔角要做重要的交易時,出現在現場來搗亂。

所以他非常討厭Stan。

而那個惹人厭的渾蛋居然在他前一次的任務中向他告白了。

靠,他的腦袋沒有問題吧?

因為太過可怕所以,自己並沒有回覆他就逃走了。並且變得害怕再見到他……

「Kyle?」

Kenny突然出聲喊了他,讓恍神中Kyle嚇了一跳,趕緊轉過身去看他。

「抱歉我稍微發呆了下,怎麼了?」

「沒,我只說想說Craig又到SouthPark的據點那邊找Tweek了。」

「那個沒用的同性戀。」Kyle惡狠狠的詛咒Craig能夠趕緊跟他那在敵對組織的小男友分手。

Kenny只是聳了肩,沒多說什麼。而一旁的Clyde則假裝自己很忙沒聽見他們的對話。

「嘿、夥計們。」終於從那邊回來的Craig像是沒事般的平常的向大家打招呼,卻怎麼也掩飾不了臉上幸福的表情。

「夠了,Craig。你真是他媽的有夠Gay。」

「不要這樣,Kyle。」Clyde試圖撫平首領煩躁的心情,「Craig什麼也沒做啊。」

「dude,我就是受不了他們搞在一起。」

「你在羨慕?或許你可以去找Stan,我想他一定很樂意跟你搞在一起。」

「去你的!」Kyle大叫著,「為什麼一定要提到他!」

「拜託,Kyle。他向你告白時我們全部都在場。」

Kenny附和的跟著點頭。

「Kyle,聽我說。你必須面對這件事情,而不是像個烏龜躲在這兒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況且,他要我帶話給你。」

「什麼?」Kyle懷疑的看著Craig。

「他說,Honey,我會帶著聘金去娶你。」

「Fuck……!叫他把錢留下來給自己買個棺材好嗎!」

Kenny忍不住的大笑,就連Clyde都顫抖著肩膀努力憋笑。

「我想,你可能得親自去跟他說了。」

「去你的,Craig。」

Craig豎起中指回應他。

另一方面,在SouthPark的據點。

某人聽到了Kyle對他求婚的回覆則是笑的非常開心。

「Kyle真的太棒了!不過,再這樣下去的話,可是會變成無聊的大人喔……」

「我親愛的Kyle。」